沙盘上的北京 老北京实物模型首次大修
栏目: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09-01

 “巴黎和北京被人们公认为世界上两个最美的城市,有些人认为北京比巴黎更美。”在关于北京城的溢美之词中,林语堂先生的描述总是令人心动,那一座“富丽堂皇的珠玉之城”,有一个金色和紫色及蓝色的王家屋顶,有宫殿、亭阁、湖池、公园和王孙私人花园。

  1949年1月31日,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部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,宣告北平和平解放。9月27日,北平重新更名为北京,成为一个新时代的起点。

  时光荏苒。如今,1949年的北京,还有谁记得呢?

  从长安街驶过真武庙十字路口,二七剧场路往北不远,有一位“北京城市建设的记录者”—北京城建档案馆。档案馆的里面,就藏着一座“微缩版”的北京城原状模型。

  这是迄今为止,全国惟一从新中国成立初期至今仍保存完好的城市沙盘。微微发黄的底盘上,75平方米的北京城,蕴含着历史的积淀和成长的演变,也见证着已逝的人们的梦想。

  7月下旬,北京城建档案馆对老北京实物模型启动了自1996年来的首次大修。一寸寸地面清理,一点点地加固,历时两个多月,以让这座64年前的老档案露出旧颜。

  23年来首次大修

  当年建馆时,城建档案馆是作为保密单位,而非开放场所设计。直到今天,这份保密性质依然没变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作为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城建档案馆增加了展示功能,可以让中小学生或市民来现场感受一下60年前的老北京是什么样儿,但接待能力有限,只接待有组织的预约参观。

  “实物模型也是档案的一种,是比人们普通常识中的文本档案更加立体、更有珍藏价值的档案。”谢副馆长告诉记者,保存下来的北京实物模型,可谓是一名城市记录者,对人们认识1949年的老北京城,有着许多史料意义,“惟一遗憾的是,由于多年不敢动它,使得这颗‘明珠’蒙了尘。”

  还是在1996年,档案馆曾对模型进行过局部的修复和清扫,如修补了一些起翘的木板。但20多年来,却从未进行过彻底大修。“经年累月的落尘,让实物模型变得很脏了,红瓦变得灰蒙蒙一片,连蓝色水系都瞧不太出来了。因此,我们才决定在今年启动一次大修,让‘明珠’重现光彩。”

  “修旧如旧”全靠手工完成

  和普通的工程维修相比,替实物模型做大修,可是件精细又费事的功力活。“整修这座模型,就像对待古代建筑一样,要求尊重原貌、修旧如旧。”现场密克罗的技术人员田先生告诉记者。虽然不为公众所熟知,密克罗在业界却以技术精致而闻名,2008年奥运工程展览馆中的奥运工程建筑模型中,紫禁城模型就出自这些工匠之手。

  “给这座模型‘动手术’,清理修复固然重要,可保护其原样不受损害也很关键。”田先生介绍,整个修复过程中,技术人员不能使用任何的化学类清洗剂,而是用自制的毛刷和清水,一点点地将灰尘拂去,100%的纯手工工艺。清理完毕后,工匠们还得靠手工将城楼、房屋的一些破损部位修复,用强力胶将其固定回原有的位置。

  “所以,这就需要100%的耐心和细心,精工出细活。”年约30岁出头的田先生,看上去不大,在模型修复行业却已经干了近十年。而和他一同参与模型修复的其他三位男同事,也都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员工。“这次的模型修复太重要了,所以公司派出来的全都是功底深厚的熟练工,为了保证高质量地完成。”

  记者在城建档案馆的7层现场,见识了20多分钟的清理过程。田先生等四位技术人员,围坐在电梯外走廊的一张方桌上,桌子上放着一个模块。心灵手巧的四位大男孩,每人面前放着一套工具,包括自制毛刷、镊子、强力胶、湿布和一杯清水。清扫灰尘的过程并不复杂,将毛刷轻轻蘸上水,1厘米、1厘米地沿着模型上的小部件清洗,甚至连每棵仿真树木的枝杈都不能放过。清理中,若遇到有部件脱落、不牢固的情况,先用镊子将其取下来清扫干净,再用强力胶固定回原来的位置。

  整整20分钟,田先生仅仅清理了一个院落的部分围墙。不过,经过他的神奇之手,原本灰蒙蒙的院落,露出了红色的屋顶,让人眼前为之一亮。“哎哟,真好看,我在档案馆工作了这么多年,还头一次知道这儿原本是红色的。”旁边城建档案馆的工作人员都喜不自禁。

  “你现在看到的,只是修复过程的一小部分。”据田先生介绍,在动手清理之前,他们花了不少的时间,将96个模块一块一块地拆下来,并且每一块模块都用照相机拍摄4到6张的图片,以记录模块的原貌。因为,1949年的实物模型,早已找不到原始资料,只能靠着照片确认每一个局部,以保证将来组装时能和旧样貌分毫不差。

  接着,就是记者看到的清理和加固工序。造型简单的模块,两个技术人员差不多一天就能清扫完毕。但若遇到部件集中的市中心,则至少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。全部清理完毕后,对于那些缺失的部分,还要想办法修复,比如补一段城墙,补一棵小树。最后,才是整理和组装的程序。粗略估算,整个修复过程需要两个半月左右的时间。

  “环境的温度和湿度也很重要。模型修复完后,我们还准备在整个模型上方罩上一个保护罩子,以隔绝灰尘。”谢副馆长向记者补充到。

  通过沙盘,能直观感受到北京的变化。1949年,这座城市的至高点是景山,长安街也没有贯通,只是在东单到西单这段比较宽敞。而如今越来越多的现代化高楼出现在城市中,神州第一街已经东至通州,西达石景山。

  “这些都更符合现代城市的特点。” 谢副馆长说,“1949年,北京城市人口在200万左右,而现在北京人口已经接近2000万。正是因为变化大,很多人才会对1949年的北京城更感兴趣,大家都想来看一看自己家原来是什么模样。”

  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,也曾经出现一些小插曲。比如记者发现在牛街附近,一处颇具异域风情的建筑很出挑儿。然而,三四位工作人员跟记者一起连蒙带猜,最终觉得这里可能是清真寺,但谁也不能完全肯定。

  “最令我们遗憾的就是这个。因为当时找到这件沙盘时,并没有相关的文字资料配套,所以很多历史上的建筑我们已经不能准确叫出名字。尤其是一些小型建筑,现在已经随着旧城改造而消失,我们就更说不清楚这些是哪儿了。” 谢副馆长说,“我们特别希望能够找到当年参与沙盘制作的工作人员,请大家帮忙一起确定这些‘叫不出名’的建筑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大空间模型是行业内性价比最高,技术实力最雄厚的专业模型设计、模型制作公司,致力于提供建筑模型、工业模型、数字模型、规划模型、展馆模型等领域的模型设计、模型制作服务。先后荣获“中国质量承诺、诚信经营企业”、“中华知名品牌”、“中华知名商标”、“中国行业十大影响力品牌”、“中国建筑模型行业最具竞争力10强企业”等等。大空间模型作为业界知名品牌为国内房地产商、建筑设计院、政府规划部门所熟知、所认可,和记黄埔、万科、万达、招商、中海等知名房地产公司是我们长期的合作伙伴。

  希望我们房地产售楼模型设计公司分享的相关信息可以帮助到您!